申蕴和

首页 >> 经典案例 >> 私人律师定制方案
私人律师定制方案
Classic Case

买房时应不应该有自己的私人律师?

发布时间:2014-01-01来源:德信房地产律师网

随着房屋买卖交易量的增加,无论是开发商还是购房者在各环节上都会或多或少地遇到一些法律问题。但是,现在却有一种怪现象,一方面购房者的投诉越来越多,大家没有意识到拥有贴身专业房地产律师的必要性。

      正方:购房要请律师 观点:1、买房是一辈子的事,花点钱请律师是应该的。2、“律师陪购”可减少相关法律问题上的盲目性,降低交易成本。家住东高新的万先生非常赞成买房请律师。他的理由是,买房是一辈子的事,为了以后住得放心、顺心,花点钱请律师无所谓,况且买房时大钱都花出去了,谁还在乎那一点律师费。万先生认为,“房已经成为人们最为关注、投资最大,同时也是风险最大的消费,律师能帮购房者降低风险,购房者省事,何乐而不为?两年前买房时,万先生没有任何经验,朋友就介绍了一位律师给他当参谋,随后,万先生很轻松地买到了房子。和那些整天为房子问题而懊恼不已的人相比,万先生对自己的理性消费很自豪,甚至有些得意。

       家住开元小区的周女士则认为,有些人在买房的过程中没有发生纠纷,这只能说明他幸运,遇到了一个真正负责任、讲信用的开发商。但是有些人就不一样了,运气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况且,现在没有纠纷,也不代表以后没有纠纷。作为合同的当事人,开发商都有自己的律师,那么购房者也应该有自己的律师,这才公平。

        反方:购房不请律师

       观点:1、买房已经让人“倾家荡产了”,哪有闲钱付律师费。2、买房请律师起不了多大作用。人们在购房过程中经常会碰到一些相关的专业知识,如“按揭贷款、房屋交付、物业收费”等,购房人对这些专业知识一般并不了解,再加上现在房地产商的素质和诚信意识良莠不齐,如果没有律师的参与,一些问题购房者难以应付。尽管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在购房时不请律师。业内人士认为,购房者不愿请律师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费用问题,在西安律师陪购的费用至少需要1000元,许多人都认为价格偏高,因此不愿支付律师费用。二是消费意识问题,大家不知道请律师对买房能有多大的帮助。西高新某小区的付先生告诉记者:作为工薪阶层,我们买房时不仅动用了自己的所有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买房的钱不花不行,请律师的钱能省就省了,虽然只有1000—2000元,但至少也还能维持全家两个月的伙食费。买房自己小心点就行了,没有必要花钱请律师。也有一些人提出疑问,律师在买房过程中到底能做些什么,花费数千元到底值不值,律师能起多大的作用?南郊一位购房者就此谈了她的体会:“我在买房的时候拿不准,就去一家律师事务所咨询了一下,这家律师事务所建议我让‘律师陪购’,最后我掏了上千元律师费终于顺利地买到了房子。当时,我还很高兴。但住了一段时间,却出现了好多质量问题,找开发商没人管,物业办也不停地推,找当时请的律师,律师要我起诉并重新交费,你说当时请律师有啥用?”

        记者观点:律师陪购,有利无弊 在记者平常接听到的读者投诉中,经常可以遇到诸如:《认购书》格式条款不公平,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定金丧失;商品房销售面积、套内建筑面积、公摊面积与产权登记的面积差异过大;合同签订完,原件全部交给房产商后被单方面篡改;承诺的房屋交付期限、方式等与实际不符;配套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的承诺与广告宣传不符;房产证迟迟不能办理等。从他们焦虑的声音中可以感觉到他们的无奈。买房毕竟是一件大事,拿几十万的购房款跟一两千的律师费比起来,孰轻孰重?近几年,房地产纠纷呈上升态势,要规避法律风险,就得从源头开始。一般开发公司都配备了专业的法律顾问,遇到纠纷时会使开发公司处于主动地位,尽管购房者中也不乏文化水平高、法律知识丰富的人,但大部分购房者对房地产知识以及相关法律、法规还是不太了解。所以,买房时最好请个律师,“未雨绸缪”总比“亡羊补牢”好。

返回>>

律师在线

Lawyers Online

申蕴和微信咨询平台

扫一扫 获赠免费咨询

(function (i, s, o, g, r, a, m) { i['GoogleAnalyticsObject'] = r; i[r] = i[r] || function () { (i[r].q = i[r].q || []).push(arguments) }, i[r].l = 1 * new Date(); a = s.createElement(o), m = s.getElementsByTagName(o)[0]; a.async = 1; a.src = g; m.parentNode.insertBefore(a, m) })(window, document, 'script', '//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 'ga'); ga('create', 'UA-47362258-1', 'winbindlaw.com'); ga('send', 'pageview'); /* */ /* */ var _zyat = _zyat || []; _zyat.push(['trackPageView']); _zyat.push(['enableLinkTracking']); (function() { var u="//tm.71360.com/"; _zyat.push(['setTrackerUrl', u+'monitor']); _zyat.push(['setSiteId', 87953]); _zyat.push(['setCstId', 85921]); _zyat.push(['setSiteType', 1]); var d=document, g=d.createElement('script'), s=d.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g.type='text/javascript'; g.async=true; g.defer=true; g.src=u+'monitor.js';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s); })();